从此用我双眼替你看这世界

双关小段子①手套

“你这也太不人道了吧!大早上吃这肉包子,就要吃烫手的!乎乎冒着热气,烫着指尖,一只手都拿不住,要两只手来回……换着吃……才香……的……”

一大清早,关宏宇就拔着个脖子控诉他亲哥不人道的行为,并大肆发表他的“吃货心经”。刚开口时还底气十足地像个小牛,可一见对面关宏峰的表情,越说音调就渐弱下来。可能他自己也发现了,这理由分分钟透出一股逗比气息,可吃烫手包子感觉对于吃货来说,确实是大不一样。

虽然语气漂移,关宏宇还算理智气壮的发表完看法。


“吃包子?”关宏峰一脸苦大仇深站在餐桌旁,手中杯子往桌上轻轻一磕,嗒的一声,声音不大却像他一样不怒自威“你知道如果你的指纹被发现了会造成什么后果吗。还吃...

员工也是人,也有自己的生活,不是老板手下的人工智能,我真心的希望所有缺德的老板都能原地360度爆炸脑袋开花,送他们去地狱搬砖谢谢,因为那是他应得的。

昨晚周六和朋友在外面吃饭,老板打来电话说要一张租房合同。
WTF?周六,晚上,饭点
你他妈非要员工给你搞一份随便网上down下来就能打印的租房合同?
告知在外面吃饭之后,老总要求必须晚上回去给他准备好。因为他明早九点就去租房了。
我他妈去你个大狗比吧,租房房东周日都他妈不想理你的你知道吗,都会嫌你烦你知道吗。
第二天周日上午为了赶在九点前给他准备好那份随便网上一找就能搞定的文件,早上六点就爬起来打车回去弄,只睡了五个小时。结果到八...
我总觉得,认定了一个朋友之后,我会很乐意接受他的全部,一些无伤大雅甚至会显得可爱的小缺点,正因为我们每个人都不完美,这样那样的瑕疵才会让我们变得不同,就成了我们的闪光点。
所以我很乐意带着包容和欣赏的眼光,或许偶尔调侃它们,甚至保护他们。

可当有人真心实意因此而不愿与你为伍时,你会知道那种感受。
或许就是真的不能相语。

我仍然尊重每个人无伤大雅的小个性,因为我知道每个人都想做他自己,每个人都不想被他人改变。
人说,缘许三生,愿下一世无论生做何物,都让我找到你。

我欣赏梅长苏是因为他心里一直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虽重情重义,却又不会为其所困,是个聪明人。
拿起刀的那一瞬间我知道了,原来自残是一种自我保护,身体想要死去,可灵魂还不甘心,以疼痛代替死亡,至少命是保住了。
我是知道自己的,像我这样清冷的人大抵还是适合注孤生的,又何必非要祸害人家,安安分分听了命不也很好。
只看过一点张智尧版楚留香传奇,在重补武林外传中 如有崩皮深感抱歉
楚白超好吃啊!ball ball你们产粮!

楚留香
白展堂说这名字的时候语速总是尽量提快,语音总是尽量放轻,他仿佛想给人这名字不是从自己口中说出的错觉,不知道从哪飘来的,反正撂到这了,正好借来夸张搞笑半真半假吹嘘一番。
故意为之的疏离,仿佛想对外人表明我跟他并不很熟,就打过几次照面实际不甚来往,但这淡然语气下蜇藏诡谲危险的隐蔽情愫,就像他提起盗圣名头时生硬的回绝一样,不禁让人暗生疑虑。

楚留香轻功天下第一。
比赛那天我光着脚还顶风。

白玉汤
楚留香则相反,他本就一派清风晓月模样,白玉汤这三...
我一直觉得,遇见对的人灵魂会知道,从这积尘压抑许久的世界里忽然跳动起来,身上每一个细胞都有语言,就是她了,今后所有苦乐都只与她有关,所有未来都只跟她牵绊。我来人间一趟,就是为了找她。

其实不是的,总会有怀疑总会有排异,只是无论发生什么,都选择她。

加缪的荒谬哲学开头看着说得极对,生活最纯粹的本质即是生活本身,任何附加的定义都是荒谬。说得极对,却忽然画风一转变成了,所以人类的斗士!我们要起来战斗!生活的本质是无意义的,但我们偏要活下去!
真想不通这步推理是怎么来的。

#
忽然想起木心:文字的简练来源于内心的真诚。
私以为,真诚仅是真诚,简练是真诚的表现方式,复杂也是真诚的表现方式;虚假只是虚假,简练是虚假的表现方式,复杂也是虚假的表现方式。
文字的简练来源于内心的真诚,是我看着你,心中某个世界我们已经走过了波澜壮阔的一生,临到口里,变成语言,就仅仅成了三个字,我爱你。

#
咨询室的隔音奇差,说话听得清。午休时在门口的沙发上眠着看书,入神了什么都听不见,这时忽然来访者一句 我好害怕 不知怎的冲进耳中,惊悸抬头,那一刻仿佛见了最纯粹的恐惧。

© light | Powered by LOFTER